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辅助访问
快捷导航
全景号
全景财经 > 快讯> 热点专题

扎克伯格夫妇投130亿美元支持CZI项目:消除人类疾病

2018-9-19 09:46| 发布者: 北辰| 查看: 167
摘要:   从左至右: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BioHub联席总裁史蒂文.夸克和乔.德里斯,马克.扎克伯格  讯9月19日消息,美国媒体CNBC日前刊载文章称,美国社交媒体公司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 ...

  从左至右: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BioHub联席总裁史蒂文.夸克和乔.德里斯,马克.扎克伯格

  讯9月19日消息,美国媒体CNBC日前刊载文章称,美国社交媒体公司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将出售高达130亿美元的Facebook股票,为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以下简称“CZI”)提供资金支持,这个项目的目标是“预防、治疗和管理孩子一生中所有的疾病。”

  该项目包括对“人体细胞图谱”(Human Cell Atlas)和Biohub的投资。“人体细胞图谱”旨在绘制出人体内的每一个细胞,Biohub则是推动旧金山湾区三大学术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之间的合作。

  扎克伯格会经常出现在CZI的一些会议上,但CZI的日常运作则是他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担当。

  下面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由Facebook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和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支持的研究中心Chan Zuckerberg Biohub(简称“Biohub”)的董事会会议,总是以同样的方式开始。

  每个季度,由Biohub资助的一位有前途的年轻科学家,都会被邀请到CZI位于帕洛阿尔托的会议室。CZI是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设立的一家慈善投资机构。

  去年4月,受到邀请的科学家是化学工程师马基塔.兰德里(Markita Landry),她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拥有一个实验室。兰德里是首批从Biohub获得资金的研究人员之一,她多年来致力于开发测量大脑化学的工具。兰德里已分享了她迄今为止取得的一些进展。那时,扎克伯格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她的技术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实施,以及它会对人类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等。

  兰德里告诉Biohub董事会,她的最终目标是测试针对精神健康状况药物的有效性,比如抑郁症,这在医学界是迫切需要的。

  兰德里解释说,“作为科学家,我们倾向于考虑几个星期或几个月的增量移动,但扎克伯格促使我谈论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潜在影响。”

  没有多少科学家能够有机会和这位世界著名的企业家呆在一起。不过,这样的会议也让扎克伯格在日常繁忙之余获得了短暂的休息。同时,他也能够与自己的妻子普莉希拉.陈、Facebook的长期投资者兼好友霍夫曼(Hoffman)和CZI科学主管科里.巴格曼(Cori Bargmann),有时间碰面。去年,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开始全职领导CZI工作。来自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学术代表也出席会议,其中包括Biohub的联席领导人乔.德里斯(Joe DeRisi)和史蒂文.夸克(Steven Quake)。

  CZI科学主管科里.巴格曼(Cori bargmann)(左)与项目经理丽贝卡.埃格尔(Rebecca Egger)交谈

  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Facebook的声誉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最引人注意的是有人声称,俄罗斯特工和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政治咨询公司利用Facebook操纵美国选举行为,而Facebook在阻止这种行为方面做得不够。这让许多人士对扎克伯格产生质疑,怀疑他是否意识到他所创建的这些工具带来的影响,以及他是否具备道德方面的领导力来保证公司的发展方向。

  与此同时,扎克伯格已经开始利用他所获得的财富投资CZI。去年10月份他透露,他计划在2019年3月之前出售多达7500万股所持公司股票,这些股票在当时价值超过120亿美元,以资助CZI项目。他之所以能够这么做,是因为Facebook的不同表决权股份结构,允许他在出售很大一部分股份之后,仍然保持有对公司重大决策的表决控制权。

  今年,扎克伯格就已经卖出了近2900万股Facebook股票,为CZI获得了超过53亿美元的资助资金。

  CZI迄今在做什么?

  两年半的时间里,CZI的员工已经增加到250名。对于一家非营利机构来说,它现在还处于起步阶段,不过该机构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核心研究成果,并开始进行实体测试。

  CZI宣称的使命之一是“支持科学研究,以预防、治疗管理孩子一生中所有的疾病”。

  扎克伯格在2016年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宣布,“我们有机会在未来100年内预防、治疗或管理大多数疾病,特别是心脏病、癌症、中风、神经组织退化和传染性疾病。”2015年12月,这对夫妇向刚出生的女儿马克斯(Max)承诺,他们将捐出所持Facebook公司中99%的股票,用来提升人类潜能,促进平等。

  对于CZI这样的使命宣言,一些批评人士认为这是在炒作,但另一位著名慈善家比尔.盖茨(Bill Gates)却给予了赞扬,并且科学界的许多人士都认为这是有抱负的行动。

  CZI的员工表示,他们将这一使命宣言看作是灯塔。他们认为,这反映了他们与其他科学家合作的意愿,而不是一种自我驱动的自作主张。

  CZI科学团队负责运营的副总裁马克.马兰德罗(Marc Malandro)表示,“我承认,如果我们是一个研究机构,认为只有我们自己才能治愈、预防和管理所有疾病,那将很难使人信服。但我们现在谈论的是开发数据、扶持科学家、资助科学家,以及帮助推动围绕开放科学的文化变革。”

  一组科学家聚集在BioHub查看数据

  普莉希拉.陈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承认“这项使命是雄心勃勃的”,但她还表示,“如果我们专注于赋予科学家以工具,开启他们的工作和领域,这个目标可能就是我们力所能及的。”

  普莉希拉.陈说,“我发现,打破卫生和教育系统中存在的封闭,往往会带来重大突破,所以这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之一。”

  CZI的项目经理和科学家乔纳.库尔(Jonah Cool)表示,“解决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共享数据,而且要意识到它不会由一两个大型学术中心完成。”

  另一个是一项耗资1250万美元的项目,旨在为成像领域带来更多的工具。一旦申请程序结束,10到15名成像科学家将获得资助,他们将在全美各地的成像中心进行3至5年的研究。

  “我们正在考虑科学家们面临的许多层面的挑战,”CZI的计算生物学5人小组项目经理杰里米.弗里曼(Jeremy Freeman)解释说,他正在帮助管理这个成像项目。

  “科学中有很多不同的文化,我认为我们正在尝试用几种不同的方式将其转变为更符合开放和协作的文化。”

  下面是其他项目样本,旨在鼓励科研人员之间的合作:

  弗里曼表示,CZI感兴趣的是如何支持科学技术发展,而不是认为它可以单独解决这些问题。“在一些领域,这种情况正在以草根的方式出现,我们希望鼓励这种努力。”

  CZI的计算生物学项目经理杰里米.弗里曼(Jeremy Freeman)(中间),与首席工程师安德烈.基斯柳克(Andrey Kislyuk)(左)和工程主任布鲁斯.马丁(Bruce Martin)(右)交谈

  教育领域是CZI另一项关注的重点,它的工程师正在为Summit Public Schools系统的学生开发个性化学习软件。对于该组织来说,弄清楚在教育、卫生或其他领域能够发挥什么作用,能够更高效地给予支持。

  “我们相信,加强科技领域的合作,是让更多人享受健康和繁荣生活的关键,”普莉希拉.陈表示,“我们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发挥作用感到自豪。”

  扎克伯格夫妇积极参与

  在与CZI的十几名员工及其亲密伙伴的谈话中,有两件事让CZI的定位更加明晰。

  首先,CZI认为自己是一个完全独立于Facebook的实体,尽管少数工程师已经从Facebook迁移过来。

  其次,这对夫妇的参与程度很高,这对他们来说不是象征性的慈善活动。

  扎克伯格本人出席许多重要会议,包括Biohub董事会会议,每年两次的Human Cell Atlas研讨,以及对一些新举措进行评审,如刑事司法和经济适用房等。

  Facebook分析师表示,扎克伯格对CZI的关注程度以及出售股票为CZI提供资金支持,这些都不会令人担心。

  YCG Investments公司的首席投资官布赖恩.亚克特曼(Brian Yacktman)表示,“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因为他在用Facebook的股票为这个基金机构提供资金。”YCG Investments公司持有价值超过500万美元的Facebook股票。

  亚克特曼还称赞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运营上进行了一些授权,这样他就可以腾出时间花在外部活动上,包括他的慈善事业。

  亚克特曼表示,“这不同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情形。马斯克看起来很难相处,因为特斯拉公司的员工流失率高得令人难以置信。而在Facebook的人才几乎从未离开。”

  扎克伯格出席会议是为了跟上投资CZI的速度,但CZI的真正运营者却是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

  员工们说,普莉希拉.陈通常在帕洛阿尔托呆两天,在CZI科学团队所在位置的红杉城(Redwood City)呆三天。她并不总是坐在办公室里,以确保能够和员工沟通联系。

  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和CZI Biohub联合总裁乔.德里斯

  CZI科学团队负责运营的副总裁马克.马兰德罗表示,“有时我们只会从科学的角度看待问题,但普莉希拉.陈让我们了解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对人类的影响。”

  马兰德罗分享了一个例子:“前几天,普莉希拉.陈问我是否看过NPR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报道,这篇报道内容是关于Human Cell Atlas利用单细胞数据来识别人类新的肺细胞类型。”

  “这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胞囊纤维化。胞囊纤维化是一种严重的遗传紊乱,主要影响肺部,单在美国就影响了大约3万人。症状包括呼吸困难和咳出粘液,这是由于肺部出现感染的结果。”他回忆道。,

  协作需要时间

  让科学家们保持合作,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需要多年的计划实施。

  Biohub希望推动旧金山湾区三大学术机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之间的合作,这也是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陈的愿景。

  德里斯表示,合作进展顺利,主要是因为资助者意识到,从知识产权等重大问题到一些基础性问题,都需要迅速解决。

  德里斯表示,CZI的资助对象是科学家而非具体项目。这与硅谷风险资本家选择投资公司的方式非常相似。

  资助申请程序设计得很简单,询问的问题包括:“你为科学做过的最有影响的事情”和“分享你对未来的愿景”。德里斯说,他要寻找的是优秀的人,而不是按部就班地执行计划。

  BioHub还配备了计算科学家和数据科学家,它无法与苹果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竞争,但它聘用的许多技术人员都对“为科学做些了不起的事情”感兴趣。其中一些人已经在科技领域赚到钱,就像硅谷的其他许多人一样,他们也在寻求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来为人类服务。

  从根本上讲,这就是CZI和它实施资助行为的意义所在:为学术界提供资金和资源,支持有意义的项目,并给技术人员提供创造价值的条件。

  CZI科学团队负责运营的副总裁马克.马兰德罗表示,“我们努力推进许多重大研发项目,而不是对一个人或一种疾病下一次赌注。”

  CZI联合创始人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

  他解释说,“我们希望对生物学有一个基本的理解,以了解病情发展情况,我认为这就是我们从根本上推进科学的方式。”

  普莉希拉.陈就她在CZI的工作发表了以下声明:

  “我们在科学中心的努力,围绕着我们在本世纪末帮助预防、治愈或管理所有疾病的使命。我知道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但如果我们专注于赋予科学家以工具来开启他们的工作和领域,这个目标可能就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作为一名医生,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对基础科学进步的速度感到不知所措。我想,如果我们能加速这些发现来解决科学和医学中最重要的问题呢?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发现,打破卫生和教育系统中存在的封闭,往往会带来重大突破,这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之一。

  从计算生物学家和软件工程师与更大范围的科学界合作开发人类细胞图谱工具,到通过我们对BioHub的支持,促进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之间令人兴奋的合作,我们相信,加强科学和技术之间的合作是让更多人有机会过上健康和繁荣生活的关键。我们为能在这方面发挥作用而感到自豪。”(天门山)

网友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