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辅助访问
快捷导航
全景号
全景财经 > 基金> 基金要闻

上市公司频频卷入合同诈骗 券商尽调不尽职或被追责

2018-9-1 13:20| 发布者: 北辰| 查看: 481
摘要:   当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市公司实现业绩提升或是外部扩张的主要手段之一,标的资产“被包装成”优质,上市公司被骗的戏码也在不断上演。  记者根据公开信息统计,今年以来,由于财务造假,或是因为对外隐瞒担保情 ...

  当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市公司实现业绩提升或是外部扩张的主要手段之一,标的资产“被包装成”优质,上市公司被骗的戏码也在不断上演。

  记者根据公开信息统计,今年以来,由于财务造假,或是因为对外隐瞒担保情况,并购项目中标的资产涉嫌欺诈的案例,至少已曝光了4起。尤其是涉及财务造假的情况,作为独立财务顾问的券商、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或难逃其咎。目前除了粤传媒(3.700, 0.11, 3.06%)(维权)收购香榭丽案的相关当事人一审被判刑,其他几起并购案仍处于立案调查过程中。

  究竟是标的公司造假手段过于高超,还是上市公司、券商等中介机构尽职调查不到位?一切仍有待监管查明,但这些案例足以引发业内警惕。

  有熟悉并购业务的资深人士向记者指出,并购重组项目中,标的资产出现财务造假的情况,一般可能涉及两种原因:其一,中介机构或标的方对收购方相关人员形成一定的利益合谋;其二,中介机构放水,尽职不到位导致没有发现造假。他甚至提及,还有一种特殊且隐秘情况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通过利益关系人前期投资标的公司,然后粉饰财务报表后再让上市公司收购。

  如果涉及隐瞒或造假,中介也应当被追责

  日前,康尼机电(4.570, -0.51, -10.04%)(603111.SH)公告称,8 月 27日,公司收到南京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出具的《立案告知单》,公安机关对子公司广东龙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昕科技”)前董事长、总经理廖良茂(同时担任公司董事、副总裁)涉嫌合同诈骗罪正式立案侦查。至于前期报案的原因,是因为康尼机电发现廖良茂涉嫌存在利用职务便利以龙昕科技名义违规对外担保并恶意隐瞒相关担保及债务等事项。

  具体事项包括“廖良茂未经龙昕科技董事会和股东会批准,私自以龙昕科技在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拱北支行(以下简称“厦门国际银行”)的3.045亿元定期存单为深圳市鑫联科贸易有限公司向厦门国际银行的3亿元授信贷款及资产管理计划提供质押担保”等内容。彼时,这些事项仍处在进一步核实或审理阶段。

  记者注意到,就龙昕科技在厦门国际银行的 3.045 亿元存单质押而言,相关存单质押合同签署日期是在2017年9月12日~10月20日期间。也就是说,这一事项发生在康尼机电并购重组过程中。

  针对此事,7月24日,康尼机电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表明,上市公司亲自参与标的公司业务与技术、行业、经营等方面的尽职调查,并按规定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受限于调查手段和交易对方的恶意隐瞒,在公司和中介机构的尽职调查过程中,除在重组报告书中已经披露且在重组前已经解决的质押、担保情况外,未发现龙昕科技存在其他尚未了结的质押、担保情况。”

  与此同时,康尼机电此次并购重组的独立财务顾问国泰君安(14.620, 0.14, 0.97%)、审计机构江苏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等中介也分别回复问询函,对尽职调查过程中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较为具体的说明。其中,国泰君安在回复函中提及,在重组尽职调查过程中,对龙昕科技质押、担保情况实施了必要的调查程序。

  包括对龙昕科技发出尽职调查清单;核查龙昕科技及其分、子公司的《企业信用报告》;向开户银行核查龙昕科技及其分、子公司的资金情况等内容。

  有会计师事务所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如果上市公司和中介的尽调均未发现标的公司所提供资料之外的担保情况,一种可能是,这种担保属于账外担保。“如果以不在公司账目里的资产对外担保,这种情况很难被外界发现。”他进一步分析。

  不过,上市公司方面已经被追责。8月23日,康尼机电也收到了证监会发出的《调查通知书》。而更早之前,7月23日,由于在并购重组案中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完整的情形,康尼机电已经被江苏证监局责令改正。

  上市公司信披违规是否还伴随中介机构未做到勤勉尽责?具体事项还有待监管查明。对于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国泰君安方面表示,相关信息以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内容为准。

  另据接近中介机构的人士向记者透露,相关中介机构正在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并积极开展债务排查和重整工作。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私募基金与投资法律事务部主任贺俊律师向记者指出,在并购过程中,如果被收购企业财务造假或者隐瞒对外担保,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市场交易原则,并购方可以考虑追究原企业股东的合同责任。对于中介机构,如果存在恶意隐瞒或造假行为,也应当被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中介机构尽调力度不足

  实际上,康尼机电并购案并非孤例。今年以来,至少已有4家上市公司,被曝光卷入了标的公司涉嫌欺诈的情况。其中,比龙昕科技隐瞒对外担保、债务,更有甚者,其他3家标的公司基本都是为了被收购或是完成业绩承诺而进行财务造假。

  具体来看,宁波东力(2.780, -0.12, -4.14%)(002164.SZ)并购案中,标的资产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及高管团队涉嫌在与上市公司签订并履行购买资产协议和业绩补偿协议的过程中,隐瞒年富供应链实际经营情况,大肆财务造假。8月7日,宁波东力公告称,深圳市年富供应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无独有偶,8月20日,宜通世纪(5.670, 0.03, 0.53%)(300310.SZ)也对外披露了,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倍泰健康测量分析技术有限公司业绩补偿承诺方方炎林,在与上市公司签订并履行《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过程中, 由于涉嫌对上市公司隐瞒债务、合同诈骗等行为, 已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这起并购案的独立财务顾问为广发证券(13.490, 0.00, 0.00%)

  除此之外,上市公司本身也面临被追责的境遇。与康尼机电情况类似,宁波东力目前也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至于对中介机构责任的界定,上述3起并购案暂时还没有相关进展。

  不得不说,近年来,上市公司被标的资产欺诈的案件与日俱增,而标的资产财务造假的原因则较为复杂。对此,上述资深人士向记者分析,除了几方利益合谋,以及中介机构故意放水之外,“上市公司外聘中介机构给的钱不多,经费有限,(部分)会计师事务所安排的审计往往业务水平不足,时间紧张,不可能像IPO那样进行挖地三尺的深度尽调。”

  此前,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了解到,对于并购重组项目的尽调,理论上,公司财务造假是有迹可循的,但不排除造假手段十分高明,导致相关中介无法查明。

  2018年6月8日,杰瑞股份(18.250, -0.62, -3.29%)(002353.SZ)也对外披露了孙公司湖南先瑞环境技术有限公司相关人员因涉嫌合同诈骗被立案侦查,目前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

  并购重组监管趋严

  不可忽略的是,近年来,国内并购数量呈井喷式发展。日前,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张慎峰公开透露,今年以来,A股市场并购重组非常活跃,截至7月底,上市公司共实施并购重组2377单,同比增长87%,交易金额1.36万亿元,同比增长38%。

  与之对应的是,并购重组监察机制也在逐渐完善。除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正式实施,相关专项检查也已开启。早在2016年6月,证监会发言人邓舸就公开表示,目前,证监会正对部分已实施并购重组,但承诺完成比例低、媒体质疑较大的上市公司开展专项检查。检查发现违法违规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可以看到,上述案例中,有3家上市公司基本上都是在2017年完成或实施并购方案,如此,监管趋严的态势一览无余。

  对于中介机构的责任界定,贺俊指出,需要考察的维度包括,资产收购方是否真的履行了收购前尽职调查工作,是否从重大资产并购的角度对资产的真实性、有效性、完整性进行了分析,是否对被并购标的进行了全面的评估。

  不仅如此,还有专业人士撰文对上市公司并购过程的中小股东权益保护问题进行了研究,他认为应该通过加强信息披露、强制要约收购、限制反收购措施的使用,以及为中小股东参与收购决策提供便利等方面采取措施,来保护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另一方面,记者注意到,目前被曝出涉嫌欺诈的标的公司多具有轻资产特征,比如,宁波东力并购案中的标的资产年富供应链。

  “轻资产公司大部分没有完善的产供销链条,所以财务状况很难查。比如农业项目、游戏充值消费等都很难查。”上述资深人士如是表示。

  “企业有时候也会倾向于选择轻资产、高业绩回报的公司进行并购,因为这样更容易给并购行为讲故事,获得更好的市场效应。”贺俊则提及。

  他还表示,实际上,从资产管理的角度,当前国内的企业普遍存在市盈率虚高的情形,企业专有技术或者知识产权估值体系并不完善,对持有不动产或者真正的核心技术进行估值并收购,才是稳健的投资行为。

网友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