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辅助访问
快捷导航
全景号
全景财经 > 贵金属> 有色金属

反对特郎普关税贸易战!

2018-4-2 00: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6| 评论: 0
摘要: 几个世纪以前,经济学家就研究并解释了关税的负面影响。一个多世纪以来,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增添了不少更成熟、更现代的反关税论证。因此,在关税问题上,没有必要重新发明轮子。别忘了,黑兹利特在他基础的《一课经 ...

几个世纪以前,经济学家就研究并解释了关税的负面影响。一个多世纪以来,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增添了不少更成熟、更现代的反关税论证。

因此,在关税问题上,没有必要重新发明轮子。

别忘了,黑兹利特在他基础的《一课经济学》中讨论过这个话题:

现在,让我们换个角度,来看一下这个问题,看看新开征一种关税会带来什么影响。假设美国对进口针织品还不曾征收关税,美国人已经习惯购买售价不含关税的进口羊毛衫。现在,有种论调说:我们可以通过对进口羊毛衫征收5美元的关税,来催生国产羊毛衫制造业。

这种论调,本身逻辑并没有什么问题。关税抬高了英国羊毛衫在美国的售价,使得美国厂商进入羊毛衫行业有利可图。然而,美国消费者将被迫补贴这个产业。他们每买一件国产羊毛衫,事实上就等于被迫缴纳5美元的税,这体现为新羊毛衫产业的较高价格。

一些原来并不受雇于羊毛衫产业的美国人,现在改入这一行。这是事实。但是整个国家的从业人数或就业机会,并无任何净增长。由于消费者不得不多花5美元,去购买同品质的羊毛衫,可用于购买其他产品的钱,就少了5美元。他将不得不因此缩减相应的开支。为了使一个产业发展或生存而开征关税,很多其他产业将不得不萎缩。为了让50,000人能够受雇于羊毛衫产业而开征关税,其他产业的从业人数将不得不因此损失50,000人[注:实际上远远不止]。

然而,新产业是容易看得见的。其从业人数、投入的资本、产品市场规模,测评起来都很容易。邻居们每天都能看见羊毛衫厂的工人上下班。这些结果直接并且明显。但是,许多其他产业的萎缩、及其损失的50,000个工作机会,却不是能够很容易被觉察到的。即使是对最聪明的统计专家来讲,要确切地了解因为消费者不得不在羊毛衫上多花一些钱而给其他产业造成的损失(确切地知道有多少男女工人被某一个别的行业所解雇,确切地知道每一个行业所丢掉的生意)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损失被分摊到了美国其他所有生产活动中,人们一时很难看出某种生产活动承受损失前后的明显差别。要知道倘使那5美元可以被留下来,每个消费者原本会怎么花掉它是不可能的。绝大多数人因此误以为新产业并没有使他们付出任何代价。这种错觉,将使国人受到进一步的损害。

我们必须注意到,这种对羊毛衫征收的新关税,并不会提高美国人的工资水平。诚然,征收这种关税将使在羊毛衫产业中工作的美国人,其工资只要处于美国的平均水准上下(就技能相当而言)就行,而不必和该行业的英国工人工资水平竞争。然而,关税并没有带来美国工资水平的普遍增长。因为,像我们所看到的,这里并不存在就业数量的净增长,也没有对商品需求的净增长,以及劳动生产率的净增长。事实上,作为关税保护的一种结果,劳动生产率是降低了。

由上所述,我们已可见到关税壁垒的实质影响。所有看得到的利益,都被损失给冲销掉了,虽然这些损失,不那么明显,但确有其事。结果,整个国家承受了净损失。对于关税的功效,数百年来有过无数出于自利的宣传,也有过并非出于自利的认识混乱,事实却与这一切误导截然相反——关税降低了美国的工资水平。”

黑兹利特,当然他也是米塞斯的学生,发展了许多米塞斯的论证。就米塞斯的《干预主义:一个经济学分析》中的观点,大卫•戈登总结道:

关税,以及旨在使国强民富的类似措施,‘不应被视为生产政策的措施’。关税帮助了某些国民,而付出的代价,是牺牲其他国民;关税并不能促进整体的经济。‘通过粮食进口关税,保护普鲁士容克地主对抗耕耘于加拿大沃土上的农夫,以免于市场竞争。对于这样的建议,各人看法不一。然而,我们如果主张用关税来保护普鲁士的谷物生产者,我们所建议的并非是一种有利于谷物生产供应的措施,而不过是一种旨在援助德国土地所有者、牺牲德国谷物消费者的措施。一个经济体系永远不可能建立在这种援助特权之上。’

在这里,米塞斯彻底推翻了保护主义关税的民族主义论证。由于这些措施不利于国民整体,即便从民族主义的眼光,也无法让人予以明确赞同。信奉自由贸易,并不需要像某些人假设的那样,依靠国际主义的乌托邦信仰。就算考虑民族主义的宗旨,也推导不出贸易保护。

但在这里,关税支持者是否有了反驳米塞斯的手段?他也许承认米塞斯的观点:关税有利于某些国民,但损害其他国民。不过,他也许会说,从民族利益推论,应该制定关税。他可能还会辩称,援助某些群体,是符合民族利益的。

米塞斯似乎对这种应答让步,但这一让步,对保护主义没有丝毫帮助。‘这种支出是否合理,对经济评估来说无关紧要(…)毫无疑问,在某些情况下,限制措施对大多数或全体国民来说,似乎是合理的。可是,所有限制措施,从根本上讲都是支出。它们减少了制造(本国)其他商品的生产资料供应。’

米塞斯的‘退让’,实际上是一种颇具毁灭性的反驳。从没有支持者,以此为由来替关税辩护:他们以本国国内某些国民利益为代价,授予本国国内某些国民以特权。恰恰相反,他们的辩解理由是:他们损害外国人的利益,给本国人带来好处。他们缺少毫不含糊的论证:慷慨援助特殊利益集团是合理的,并把它解释为本国利益。对于关税的民族主义辩护,就这样彻底失败了。”

理所当然,罗斯巴德也得出类似结论,尽管他也许更强调指出:

保护主义不仅是荒唐之论,而且是危险胡闹,它对一切经济繁荣构成破坏。我们早不再是自给自足世界的农夫。市场经济是全球范围内的庞大网格,其中每个人、每个地区、每个国家,都在某一格上从事其最擅长的、相对最富效率的生产,用自己的产品,交换别人的商品和服务。没有劳动分工,没有分工基础上的贸易,整个世界都会忍饥捱饿。在贸易上强加限制,例如保护主义,摧残、束缚和毁灭贸易这个生命和繁荣的源泉。保护主义不过是种托辞,不仅损害消费者,而且损害普遍的繁荣。低效率生产集团得到永久特权,有能力的企业还有消费者付出惨重代价。保护主义不过是某类援助罢了,但特别有破坏力,因为在爱国主义的幌子下,它长期桎梏了贸易。”

好的经济学对关税的判断具有普遍性。一切关税,都摧残经济、降低生活水准,挑动群体间对抗,同时对整体经济而言,没有丝毫好处:国际间的保护主义,虽然不如人际间或区域间的保护主义政策那么显著具有破坏性,但产生的效果完全一致。它注定加剧美国的经济衰退。可以肯定的是,有某些美国就业岗位和行业会得到拯救。可这样的拯救,不是没有代价的。外国产品的美国消费者,生活水平和实际收入会被强制降低。美国生产商,凡使用了受保护行业的产品作为生产要素投入的,成本就会高涨,其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也就会下降。此外,外国人向美国输入商品赚到了钱。他们会拿这些钱做些什么呢?他们可能会购买美国商品,也可能将这笔钱留在美国、投资于美国。如果从他们那里的进口阻滞或减少,他们就会少买美国商品,少对美国投资。因此,挽救少数效率低下的美国就业岗位,就会有更多高效的美国就业岗位遭到破坏,或因受到阻滞而丧失殆尽。”

〜汉斯-赫尔曼·霍普(美国著名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自由至上哲学家):美国的就业损失,不是自由贸易和进口超过出口(逆差)的结果,而是阻止美国资本积累的政府政策,其中包括限制进口政策的结果。凡真正有助于‘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的经济政策,‘绝不阻止进口’都是其不可或缺的部分。”

〜乔治·赖斯曼(美国杰出奥地利学派、古典主义经济学家):以钢铁为原料的行业,其就业岗位的数量,要超出钢铁行业就业岗位数量不知多少倍:从汽车到石油钻井平台、冰箱、机车,等等。挽救钢铁行业中就业岗位的关税,意味着钢铁价格上涨,意味着全球范围内美国钢铁制品的销售减少,也意味着丧失的就业机会,要远远多于挽救的就业机会。”

〜托马斯·索维尔(美国著名保守主义经济学家)支持关税的主要理由,不过是以无异于纯粹抢劫的过程,让国内消费者受到剥削。”

〜艾尔伯特·杰伊·诺克(美国著名保守主义教育家、自由至上思想家)因此,新的关税法导致了这样的情况:受保护行业现在获得了极高利润,而这并不是公平赋予的。普通法国公民,被他的政府骗走5法郎,因此也就骗走了他用这5法郎本可以购买的商品或服务。这在经济当中,幸福小部分,牺牲大多数。诚然,由于人为的价格上涨,在受保护行业中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可没有看到的事实是,现在花在钢铁上的额外资金,必然会导致其他产品和服务的支出减少。这些行业的就业机会因此减少。而最大的悲剧莫过于,人们受到了鼓励,认为抢劫如果是合乎法律的就是合乎道德的。”

〜弗雷德里克·巴斯夏(法国著名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最后,某些保护主义支持者诉诸于保护主义乃对国防必不可少的“最后手段”(nuclear option)。这些论点并不会更加让人信服,正如卢埃林·罗克维尔所证明的那样:最后,某些人声称,支持钢铁行业是必要的,因为我国处于战争状态,而战争需要钢铁。因此,美国消费者需要被‘坑’,以支持军需品制造商。但请注意,生产炮弹的军火商,本身也必须为钢铁支付更高的价格,所以他们也没有得到什么便宜。钢铁关税,只会让美国在没有新税的情况下,以更高成本生产相同的武器。

至于战争借口,可以更进一步泛化,用来捍卫完全的自给自足。现有的资本品或消费品,其中有哪一样,是战争策谋者找不到某些用处的?当政策制定者开始这样嚷嚷时,大家就要当心了。最激烈的武装冲突始于贸易战。我们目睹了针对恐怖主义的这场战争,就是开始于一场报复美国持续贸易制裁的大规模谋杀。

恰在美国应该尽其所能以赢得朋友,朝着自由的方向影响全世界人的时候,布什的新关税给我国制造了更多敌人,让朋友亦感不悦。不要谈论这些关税是否‘公平’。以下是对它们更绝妙的描述:大规模偷窃的无耻行径。”

我们可以这样一直持续下去,探究任何为关税辩护的失败理由,从“幼稚产业”到打击外国“倾销”的论点。但最终,美国的关税代表了对美国消费者、对美国纳税人、对美国企业家的攻击。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将减少美国人的实际收入,提高美国人的经营成本,对美国人民有百弊而无一利。

网友正在看